草頭黃──怎麼寫才對?
有天突然被問到「黃」這個字的寫法,一開始覺得很不可思議,明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被這麼一問便奇怪了起來,當下我就在紙上寫下來,對照之後才發現,我的寫法果真和電腦上的不一樣。
在線漢典
我寫的黃是「廿一由八」,電腦的是「廿一田八」,差別在中間的「由」。
這讓我想起小學的事。
唸小學的時候,教室在二樓,如果寫黃的時候,中間不出頭,老師會把寫字本撕掉,丟到一樓的花園裡,我們就得到一樓撿起來,回二樓再繼續寫,有時候動作慢了,會遇到下一個來撿的同學,不小心還可以在上課期間聊上兩句,儘管如此,也確實建立了文字基礎。
小學老師在基本文化學習上真的扮演著重要角色;除了字形筆順之外,還有些需要注意的細節,比如說寫中文直式信封時,收件人的地址不可以高過收件人的姓氏,在工作時,我看我同事寫信封時,將地址高過收件人姓氏時會要求對方重寫,心裡還嘀咕著,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他的小學老師沒教?
我家的tim現在唸小學了,偶爾幫他看書的時候,不小心會發現一些怪事,舉例:漆黑的「漆」讀音為「去」,但是四年級的課本寫「七」,我的直覺就是課本寫錯了,tim笑嘻嘻以為我開玩笑,於是我查字典,沒想到字典竟然也寫「七」黑,一怒之下,我把字典丟了,這下tim才問:「字典也錯囉?」。
是啊,我也不願意這麼說呀。
如果越來越多的東西和我以前學的不一樣,我該怎麼面對呢?
前幾天問一位黃姓友人黃的寫法,他順手寫了「廿一由八」,我要他再確定一次,結果他猶豫了,我告訴他那個讓他遲疑的「由」字並不來自於「田」,而且和「土地」沒有關係,解釋一堆的結果是換來他的面無表情,不知是不好聽還是驚嚇,總之這問題一點趣味都沒有,寫錯寫對只要能達到溝通的目的就好,就好像兌現的「兌」,很多人寫「?」,其實不對,應該是「八兄」才對,但寫錯了,銀行就不給領錢嗎?不會耶。
前天,我問鄰居,他是刻印店的老闆,見過的字應該多了吧?我問他:「黃查什麼部首?」
他說:「草頭黃,查艸部。」
我說:「黃部。」
然後他就跟我爭論起來,一旁的女店員猛對他打暗號,要他不要再堅持,卻惹得他更理直氣壯了,他說:「不然大家為什麼都說草頭黃?」
其實,大家都在說的事也不見得都對;大家常說的木易楊,那個木字的右邊也不是「易」而是「昜」,讀音唸「陽」,只是方便使然,一直以來就這麼誤唸,但並不會影響什麼,日子還是一樣過呀,一樣可以當老闆呀。
由於這個字,增加了不少樂趣倒是真的,我非常明白我只是老百姓一枚,對與錯都不關我的事,但心裡還是會有小小的希望,希望文化傳承不要中斷,希望。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孝順

jkxhzpch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