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在醫院就醫(資料圖)
  江蘇縣級醫改很尷尬
  法治周末記者 張貴志
  發自江蘇南京
  “你要問我對新醫改的感受,我只能說,該我們管的管不了,不該我們管的倒在管。”江蘇一家醫院的辦公室主任對法治周末記者抱怨說,醫務人員的招用他們做不了主,像基建、設備本不該他們做主的倒在管。
  在2009年新醫改開啟前,江蘇就開始探索著醫改之路。新醫改開啟後,江蘇也成為試點城市之一。2012年,江蘇選取了第一批15個縣(市、區)作為公立醫院的改革試點。其改革核心,和國家部署的一樣,實施藥品“零差率”銷售以破除“以藥養醫”機制。
  法治周末記者在3月下旬對江蘇省蘇南、蘇中、蘇北試點的縣級公立醫院進行調查時發現,改革後,醫務人員的服務質量和態度都有所改善,但醫務人員和老百姓卻都沒能感受到改與不改之間的差別,就連很多醫院也不知道區別在哪裡——該負債經營的還是負債經營、該舉債建設的還得舉債建設。
  百姓:

  看病是否降價沒感覺
  江寧區屬南京市經濟最發達的區之一,江寧醫院是縣區內少有的三級醫院,也是江蘇省2012年確定的第一批正式改革的縣級醫院之一。
  3月26日下午,法治周末記者在該院普外科等候區,與一位因手指被撞就醫的馬先生交流,他說:感覺醫院就一直沒有便宜過,有醫保的還好,要是沒醫保的話那更是承受不起。
  在藥房拿完藥的兩位女士也稱,現在看病和原來一樣,沒有什麼區別。有的甚至還對記者說:“醫院的藥肯定要比藥店裡面的貴呀!”
  法治周末記者在門診大樓與不同的就醫者交談的1個多小時中,所有人都不知道醫院實行藥品零差率銷售,90%以上的人認為醫院的藥會比藥店里的貴,並且認為檢查費比以前貴了很多。
  “現在做個普通的胃鏡檢查都要400多元,做無痛的要900多元,原來只要200多元。”因胃部疼痛來醫院檢查的陸女士坐在門診大廳里向記者抱怨著,“檢查費太高了。”因嫌檢查費太高,她最終只花92元開了3盒抑制胃酸的藥。
  3月27日,法治周末記者在揚州市下轄的縣級市儀徵市人民醫院急診室的輸液大廳碰到因尿道炎正在輸液的石阿姨。石阿姨和老伴一聽記者打聽看病的費用,兩人條件反射地坐直了本靠在椅子上的身體,其老伴伸著脖子情緒激動地對記者說:“沒感覺費用下降,看病的費用比原來還要高了些,特別是診療費、服務費太高了。”
  “每次掛個號都要10元,檢查項目太多,又不能確診。”石阿姨接過老伴的話,“一個尿道炎從(3月)10日看到現在還沒有效果。每3天的輸液費就是800多元,他們又不讓我住院。”
  記者在輸液大廳走訪發現,在輸液的人群中,每天最低的費用在200多元。他們既沒感覺到看病費用的下降,也沒聽說過零差率藥費的政策。
  連雲港市灌雲縣人民醫院是蘇北的一家二級甲等醫院,一位陪父親來看病的女士對法治周末記者表示,醫院的服務態度比以前好一點,但“您問的醫療改革,俺沒看出有什麼變化”。
  一位60歲左右的大爺告訴記者,他是來陪家屬看心臟病的,住在醫院十一樓。他聽說了藥品零差率銷售的改革,但感覺看病總體價格還是貴。
  他耐心地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服務型收費和儀器檢查性收費都提高了很多。比如做一個心電圖,就比原來貴了20多元;掛號費,原來是2元,現在改為診療費10元;住院的床位費原來是每天每張床25元,現在是40元。註射費原來不到1元,現在是4元。”
  醫務人員:

  改與不改沒差別
  醫改除了讓百姓得到實惠,還應充分調動醫務人員的積極性,收入分配向臨床一線、關鍵崗位、業務骨幹等人員傾斜,做到多勞多得、優績優酬、同工同酬,體現醫務人員的勞務價值。各改革的醫院是否做到了呢?
  南京市江寧醫院普外科的一名醫生向法治周末記者透露:“我們醫院就實行了一個月,院領導看到針灸科的醫生1個月拿10000多元,就眼紅叫停了。之後又實行老辦法,現在大家的收入和原來一樣,(相互之間)相差無幾。”
  “什麼醫改不醫改,我們的工資和原來沒什麼區別,財政就按40%給點基本工資,醫院屬於半事業單位性質,剩餘的部分就靠自己創收了。”儀徵市人民醫院一外科醫生對醫改的薪酬政策更是不抱希望。
  儀徵市人民醫院的一名護士也如是說:“我們的工資和原來一樣,拿到手就1900多元。”
  其他醫院的醫務人員在和記者聊起工資待遇時,更是沒聽說過還有這種薪酬標準,除了藥品不准再加價外,好像整個醫改與己無關。
  灌雲縣人民醫院負責醫改的負責人告訴記者:“規定目錄之內的治療類藥品價格確實做到了零利潤。但醫務人員的工資收入沒有降低,還和以前一樣。工作積極性相比以前有所提高。醫院的收入減少了15%,政府補貼5%,剩下的10%由醫院自己消化。政府補貼的5%按季度或者按年度補貼到位。”
  醫院:

  仍負債運行、舉債建設
  新醫改和之後出台的各類配套措施,都明確要求:“落實各級政府投入責任,符合區域衛生髮展規劃的公立醫院基本建設、大型設備購置、重點學科建設等發展支出,由同級政府統籌安排,對所辦醫院履行出資責任,禁止縣級公立醫院舉債建設。”
  儀徵是全國百強縣,也是江蘇首批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地。就是這麼一個百強縣的人民醫院,卻已負債9000多萬元,今年還將舉債3000多萬元維修改造病房和購買醫療設備等。
  該院財務處的工作人員告訴法治周末記者:他們醫院每年只能償還銀行的利息,本金根本就沒能力還。現在醫改實行藥品不加價後,在省物價局規定的範圍內,醫院只能在服務、診療等費用上提藥品降價差額的80%,政府再補償10%,剩下的10%由醫院以加強內部管理消化。
  該人員還稱:醫院醫改後,政府在財政上還是跟原來一樣(沒什麼支持)。即便現在醫院進行病房改造、維修,購買設備也都是沒補助的。醫院在年初上報計劃時,經費來源還得寫補助(政府補助)+自籌,“我們都知道上面是不可能有補助的,但寫還得這樣寫”。
  “我們這是該管的管不了,不該管的倒在管。我們現在醫務人員太少了,有的科室兩年都招不來一個,人才緊缺是我們最大的問題,僅這3年內我們醫院就流失了50多人。”
  要說日子好過些,可能還是南京市的江寧醫院,他們沒有外債,所有的基建、醫療設備都是政府出的錢,他們都不用操心。
  3月28日,南京市江寧區醫改辦的符科長向記者證實:江寧醫院原本就沒有什麼外債,現在更不存在外債,需要用錢的地方都是地方財政出。
  但他也說,江寧的模式不一定適應其他地方。比方說政府在補償藥價差額方面,其他地方補償5%至10%,而江寧補償15%,現在就連南京內的標準都沒統一起來。
  灌雲縣人民醫院負責醫改的負責人告訴記者:“醫院的基礎設施建設按規定由地方財政承擔,但實質上還是由醫院自己舉債,地方政府只是承諾替醫院還債,至於具體什麼時候落實到位,還是個未知數。”
  “醫院的技術人員配置是由地方的人事部門來決定,醫院沒有機會對所安排的人員進行前期的技術調查。由於沒有科研項目經費,不能建立自己的科研項目,導致醫院醫療水平停滯不前。而這次的醫療改革,重點突出的就是體現醫護人員自身的技術價值和服務水平。”
  省醫改辦:

  醫院背債確實不合理
  3月31日,法治周末記者將百姓、醫務人員和醫院都體會不到醫改帶來的好處反映給江蘇省醫改辦的王副處長,王副處長說:百姓在這裡有個誤解,醫改的目的並不是立馬降低費用,而是讓醫院的總收入平穩過渡。這需要一個過程,患者只是暫時體會不出來。
  在破除“以藥補醫”的機制後,通過實施醫療服務價格綜合改革、落實政府對公立醫院的財政投入政策、發揮醫療保險補償和控費作用,建立對縣級公立醫院進行合理的補償機制。
  對於縣級公立醫院負債經營、舉債建設的現狀。王副處長表示:縣級公立醫院的債務沒化解,確實不合理。再說了,現在也不允許醫院舉債建設。
  可是,現實卻是很多醫院都在負債、舉債過日子,儀徵市人民醫院在給政府部門的一封“醫院債務化解等方面存在困難和建議”的報告中就寫道:可能會因資金緊缺“迫使醫院過分追求經濟利益,導致不規範服務行為,影響醫療服務質量管理和費用控制”。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孝順

jkxhzpch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